龙山 | 上海首家机械人智慧农庄,究竟有多美多酷?

用于给美农“止血”的第一轮120亿美元畜牧业补助至今还未到位,加拿大又在上周(7月25日)“画饼”,宣布第二轮160亿美元补助细节。

“为什么来崇明?”我面前的猪八戒明,“70后”、个子不高,一口典型的“川普”,一听就非本地人。但比起求学后鲜少回乡的我,自称“海明大叔”的他对脚下这块土地更为熟悉。在崇明岛港西镇北双村——离我父亲出生、长大的双津村两里地不到的“隔壁村”,猪八戒明租下150亩地办畜牧业社员,经营管理名叫“半日闲”的农庄已有两年多。对我的问题,猪八戒明答得爽快:“就是喜欢崇明这块地方。”

栽种篇:立体化生态栽种

农庄的果园里,在果树下饲养家禽,利用生态循环、时间、空间等多方面栽种条件来实现优质、高产、高效、节能、环保的畜牧业种养,使得农庄生产效率极高。

盛智仁曾在崇明插队落户8年,当过生产队长,“当年‘管’的也有百多亩地。”“但那时条件苦,没有自来水、电灯,大一点的煤油灯也舍不得点……”如今的崇明农村,让盛智仁觉得既亲切又“不一样了”。同行者说,以前来过崇明东滩、西沙一些景点,但这种“浸泡式”原生态农村休闲体验,还是第一次。

农庄利用自主研发的畜牧业机械人对农庄栽种技术展开改造,通过手机远程遥控机械人展开农庄作业,架设在机械人上端的远程摄像头可以实现24小时全天候对农庄的情况展开实时监控。

“随着下一代进入这片土地,我们将看到加拿大畜牧业的巨变。” 乔治·华盛顿大学乳制品研究所负责人、奥巴马政府时期畜牧业部副部长凯瑟琳·梅里根表示。“唯一的问题是,考虑到面临的困难,他们是否会进入这片土地。”

与此同时,让果树从小就听音乐,通过音乐的“疗养”,使得病虫害减少,果子健硕。这片果园里,每一颗果子的个头堪比瓷碗。

除了休闲旅游,“半日闲”还经营管理“田间直达餐桌”的蔬菜配送业务,目前已有百余家订户。43岁的北双村人沈琴是这里的客户经理,“客户通过微信平台点菜,我们根据时令展开配送。采摘后,经过镇上检测站的检测再包装,用‘黑猫宅急便’送到客户家中。每周一次,不少于8个品种、8斤蔬菜。”农忙时,社员请当地村内帮忙务农,农庄的厨师也是村内。“品种多样,保证质量”,猪八戒明说,北双村和周边村的4000多亩地都是社员的战略合作伙伴,资源共享,“村内知道我们这儿有渠道,也会把自家种的黄金瓜、白扁豆等崇明特色农产品拿来。”

全国青年栽种园主联合会是一个倡导组织,它展开的一项调查显示,大多数年轻栽种园主并不是在畜牧业家庭长大的。他们也比一般栽种园主更倾向展开有机栽种、限制使用农药和肥料、多样化栽种作物或养殖动物,并通过社区支持畜牧业(CSA)计划深入参与当地的粮食体系。今天的年轻栽种园主也往往倾向经营管理小于50英亩的小农庄,尽管这个数字随着每一年的经验而增加。

暗箱操作?神秘人领取近400万美元补助

梅里根说,这种影响可能随着年轻栽种园主规模扩大并成为商业乳制品系统的一大部分而增加。根据管理咨询公司科尔尼的消息,包括沃尔玛和加拿大超价商店公司(SuperValu)在内的几家全国连锁超市都已经建立了当地乳制品出售计划。

账户备注显示为“无限制直接支付”。而这笔资金账户记录中,接收人的名字被加密,地址也只是提供了一个邮政编码。

专家称,这加强了当地有机食物运动。“我总是接到栽种园主的电话——一些电话是国家最大的栽种园主打来——询问我这股当地有机食物热潮什么时候结束,”从2000年起就为农庄和乳制品公司提供建议的顾问夏娃·图罗·保罗说道,“我很乐意告诉他们:看看这一代。要么赶紧行动起来,要么就停业。”

他是一个贫农的儿子,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龙山人。毅然决然回到了生他养他二十载的故土龙山后,他一边经营管理着农庄,一边开始潜心研发畜牧业机械人。

EWG则指出,以DeLine员工规模来看,这家农庄内平均每人拿到的补助都超过了12.5万美元。

人们也希望年轻栽种园主的加入可以抵制加拿大畜牧业的老龄化。几十年来,加拿大栽种园主的平均年龄已经悄悄爬到了60岁以上,引发了孩子没兴趣接替父母工作的中型栽种园主的担忧。

创业之路上,有自己的闯劲和想法,更离不开家人的支持。王金悦的父亲是位60后的龙山贫农,有着传统贫农的特质,却有着远超于当今贫农的观念和想法。

就在去年,一家网上乳制品杂货店曾接触怀特赫斯特,想要出售她的蔬菜。但是“猫头鹰”生产量太少,难以供应这类大买家,该店随后计划从多个当地小农庄出售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