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上“伤科八大家”大多凋零,韩氏伤科依旧蓬勃奥秘何在?

谈及韩氏伤科,年轻的80后、90后一代或许已觉陌生,而他们的父母辈大多都还记得瑞金医院草坪上,清晨沐浴于阳光中身著白大褂施展拳法的“武林医生”。自1925年,中医学骨伤科专家魏指薪先生只身一人从山东菏泽曹县来到天津,“韩氏伤科”的金字招牌在近百年间已名扬海内外,更入选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然而,与韩氏伤科同期蜚声全国的“天津中医学伤科八大家”,如今另尚存石氏、施氏、陆氏三家,活跃者也仅韩氏、石氏二家。曾辉煌一时、遍地开花的中医学伤科,逐渐在现代医学的大潮中被西医骨科淹没了声音。

中医学走出国门,在北非绽放异彩。张琰手下的针灸,则载着浓厚的中国哲学与智慧,为当地病家送去康健。她娓娓道来:起初,部分病人不会对现代中医学疗效存疑,但第二次来复诊时,状态就不会改变,欣喜中带着信任。“中国与北非有巨大文化差异,想要通过语言来解释、澄清中医学理论和操作,往往难度太大。疗效便是最看得见的优势,只要病人看得到疗效,就不会用脚投票选择中医学。”

每周,肿瘤科的医护人员都不会为病人安排下棋、心理辅导、保健操等一系列看似和化疗本身无关,却让人感到放松和温暖的活动。

海派中医学的孔孟之道、武林之风

虽说是海派中医学学派,但在李进步看来,韩氏伤科的魂却是“兼容并包,取多家之所长”。来自齐鲁之地,魏指薪自幼便深受儒家中庸、仁爱精神影响,“山东汉子在家里脾气可能不算好,但是外祖父在外行医一生,从来没有和病人红过脸。”李进步说,和蔼、耐心、认真、诚信是每一代韩氏人的准则,道义的天平上,病人始终是重要的一方。

爸爸带着儿子来问诊,殊不知就诊过程中,爸爸的睡眠障碍与儿子的“心理问题”,一同被治愈了。原来,爸爸认为儿子有社不会适应障碍,爸爸为此多日失眠。张琰为爸爸展开抗焦虑安神定志疗法,同时给孩子展开调理。友心的张医生特意抽出星期,将爸爸支开,与孩子深度沟通,“从我对你的评估来看,你并没有疾病。最近的化疗,我们帮助你的身体进入更平衡状态,你完全可以像别人一样,享受自己的学校和生活……”这次身心问诊收获颇丰,也让外国人了解了中医学天人合一的理论。”张琰说。

如何重现海派中医学学派风采?很长一段星期内,现代“师徒结对”,承担了这一历史重任。以龙华医院为例,医院建院之初,名医荟萃,其中中医学伤科名家石筱山、中医学外科学家顾伯华、中医学儿科名家徐仲才等,共同造就了名闻遐迩的龙华品牌。院长肖臻讲解,选拔优秀青中年医师,跟随名老中医学学习临证经验、加强人文修养之外,学派的临证思想精髓得以流传。新世纪伊始,在数十年“师徒结对”承传工作经验基础上,龙华医院在全国首创“名中医学工作室”承传模式,以病房、门诊、讲座传授三位一体,多渠道实现名中医学学术思想的继承创新。至今医院已先后成立了39个各级各类名中医学工作室,为海派中医学学派的承传辟出一条独特道路。

临床技术突破常新,人才培养不拒外传

中医学化疗有两大基本特色:一是整体观;二是辨证论治。所谓整体观,即打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局限。在中医学看来,肿瘤的形成和发展与人体正气和邪气抗衡相关。《黄帝内经》云;“正气不足,而后邪踞之”。中医学药能调整人体的内环境,扶助体内的正气奋起抗邪,从而达到抗肿瘤的作用。

李进步的案头摆放着3本著作。前两本出自魏指薪与其父李国衡,李进步自己所著的《韩氏伤科化疗学》去年初版,集祖辈父辈之大成,将治伤手法、导引疗法与用药详尽列出,且多有配图示意。“我们强调内外并重、经脉兼顾,具体为辨伤多位合参、理伤内外合治、治伤推崇手法、愈伤重视导引。”

韩氏伤科秘方《逐瘀丹》说明书,“制药无人见,存心有天知”也是韩氏行医的准则。

将以学派品牌打造15家中医学诊疗中心

2012年,韩氏伤科入选《天津市药材事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海派中医学学派承传研究工作”重点建设项目,市卫计委中医学药承传发展处处长张怀琼告诉解放日报·天津观察记者,“这一批15个项目都是天津目前具有一定临床规模与承传研究工作的中医学学派,如果能展开系统性的纵向挖掘,将对承传具有重大意义。”

海派中医学学派,代有人才出。两年前,天津市启动海派中医学学派承传人才培养项目,遴选有志继承发扬学派承传特色的培养对象。市卫生健康委负责人讲解,培养对象与学派代表性承传人结对,采取师承方式展开培养,提升承传人继承研究工作学派学术思想、临证经验的水平,以此培养一支高层次的海派中医学学派骨干人才队伍,为学派的壮大储备人才。

不过,究竟该怎么挖,又该如何承传?韩氏人花了大工夫。他们打破了大众对中医学的固有思维,“谁说中医学就是唯经验论?”李进步讲解,自2012年6月以来,韩氏伤科已发表学派相关学术论文近20篇,并针对多种疾病展开创新开发,如药材熏蒸床、伸直型桡骨远端骨折可塑性刀片化疗技术、消肿散(复方芙蓉叶巴布膏)制剂研究工作等,“韩氏伤科之所以能长久发展,与不断地学习创新密不可分。”

现在病人大多来看什么病症?李进步想了想说,“颈腰肩痛的病人很多,现代人只要有3秒以上的空闲星期就不会低下头看手机。”针对这些问题,韩氏伤科的蒸敷方有着不错的疗效,“如果检查后发现是肌肉或伤筋问题,病人的症状大约4至6周就可以缓解。”

在肺癌术后Ⅰb-Ⅲa期病例研究工作中,中医学药联合化疗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期42.73个月,3年无病生存率为55.7 ,而国外报道晚期化疗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期为11.5个月。在胃癌化疗中,Ⅲc期胃癌根治术后的无病中位生存期比单纯化疗组高出15.2个月,即术后的复发转移星期延长了一年多,取得了良好的疗效。

他讲解,针对骨折、脱骱、软组织挫伤等问题,现代伤科都有对应的骨科丹、碎骨丹、断骨丹等,刀片正骨同样对骨折有很好的化疗效果。不过,在现代医学评价标准中,中医学接骨有时“吃了亏”,“中西医化疗骨折都强调对位对线,但中医学化疗并不要求100 对位,有时更强调对线。中医学更看重病人预后是否能恢复功能,这一点和西医手术X光片下对位精准的骨缝的确是不能比的。”

李和根主任告诉记者,他们在研究工作中发现,在化疗时联合中医学药综合化疗,可以减轻病人的呕吐、贫血等毒副反应。中医学理论认为,放化疗后的白细胞减少是经脉亏虚、肝脾肾不足的表现,补益经脉、健脾养肝益肾(如四物汤、归脾汤、地黄丸等)可起到一定作用。同时可以采用食疗的方式,比如鲫鱼汤、骨头汤、鳝骨汤等,都可提高白细胞。贫血病人可吃红枣和些许枸杞。至于放化疗期间肝肾功能受损的病人,可在药材汤剂中加入护肝益肾的药物,例如,垂盆草、平地木等。

张怀琼同样指出,“疾病谱发生改变后,中医学简、便、验、廉的优势似乎就被淡化了。同样一个骨伤科病症,西医手术费用几千元上万元,中医学的小刀片和药物可能才几百元。在医生劳务费用没有得到合理评估时,愿意从事现代中医学疗法的医生的确就变少了,因为对于他们而言,最值钱的就是手法。”

专家讲解:

本文图片由李进步提供 图片编辑:曹立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