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津民生现代博物馆,聆听许江的“芳颂”

《芳颂——许江近作展》9月29日在天津民生现代博物馆开幕。此次展出是画家许江近年来艺术音乐创作的集中展示。许江将“东方情节”的内在融入到个人音乐创作的实践中,展出以“芳”为主题物象,蕴涵着画家对时代变迁的思考和一代人对过往历史的追忆。

面对一本西方画家的画集,30年前的我国画家把它当作学习和借鉴的重要窗口,如今的我国画家则把它当作一个打照面的普通方式。当代画家叶永青抄袭风波以来,也引发业内对上世纪80年代“画集现象”的反思。“复调——帕维尔&王劼音”4月10日起亮相天津版画雕塑院博物馆,展出捷克画家帕维尔·胡卡与我国画家王劼音的小说共计30余幅。有趣的是,展出也是由一本画集引起的。它的背后,是三十年来我国画家对西方从仰视到平视、进而寻找对话可能的探索之路。

看画集,好像相亲前看照片

此次展出依据天津民生现代博物馆的独特坡道展厅,将以从上而下、循环往复的内部空间方式,构建五个诗化叙事的展示内部空间,分别为“怀沙”、“野火”、“蔓生”、“铸炼”以及“芳颂”。整个展陈犹如卷轴一般呈现于观众面前。长达320米的无间隔动线涵盖了画家近五年的主要音乐创作,当观者漫步展厅时,实际观看长度与画家音乐创作的心路历程交相呼应,幻虚幻实。五个主题内部空间共展出版画小说五十余幅、系列水彩小说百余幅,以及一系列雕塑与装置小说。其中“芳园肖像”水彩系列与“野火”水彩系列是近三年从未展出过的新作,大型影像装置小说“芳颂”则是画家根据核心筒内部空间建造的一座芳园剧场,一个供观者休憩、聆听与思考的多维度内部空间。

山东博物馆《芳颂》展出现场

演出团队中最年长的画家、82岁高龄的张先衡,为师生演绎了诗歌《黄山松》,抑扬顿挫、情绪饱满的深情吟诵,令现场观众备受鼓舞。著名配音演员丁建华与话剧演员田水等合作朗诵的《时间的入口》是我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吉狄马加的新作,小说以诗歌吹响新时代号角,鼓舞广大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展开新的启航,踏上新的伟大征程。丁建华说:“石库门到天安门之间的距离和关系,是每个我国人都应该铭记在心的。作为天津人,石库门是天津的光环,是天津通往北京天安门、通往人民当家做主、通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起点,值得每一个天津人骄傲。”

山东博物馆《芳颂》展出现场

“我的音乐创作没有时间点,也从来不知道哪一天是结束,好像这十六年始终在追赶、始终在寻找,始终有一些新的发现。”许江说。

王劼音还记得国门初开之时,每个人面对西方的小说时都有模仿的冲动。当时,他也是带着顶礼膜拜的态度去国外看原作,但他的老师却批评这种态度,告诫他要看到自己的民族的东西。“西方的老师都让我们重视自己,就像一个年轻人在家里难以认识自己家庭的价值,等到出去后才发觉,原来家里有这么多宝贝。”他认为,画家如今要有民族自信,版画只是一种语言,中西方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我不认可我国版画落后西方一百年的说法,颜料性能等技术性的东西西方的确比我们研究的透彻,这是由于他们的理性思考,我国是感性思考的,画画是有很多意外的,有意外艺术才好玩。”除了现场音乐创作外,王劼音此次呈现的新作是在此前展出中邀请观众即兴涂鸦的基础上修改绘制的小说,带有东方的随意性,以及东方文明向内求索的哲学思考。

芳颂六章之一 《芳颂·花的山河》

我国人以草木寄人心。面对草木总有一份特殊的充盈,常将万物投放进去,万物与心灵在此相会。所以,草木成为它们的悲欣与衰荣。

画芳已经十六个年头,我到过无数的芳园,探索芳园的踪迹,放牧芳园的四季,倾听芳园深处的呼唤。《芳颂》的一千两百株铅芳耸立着,夕阳晚照,山壑流红,好一片瑰色深醉的原野。我们侧身而入的瞬间,双眸就被灼热。天幕下,群芳正冉冉升起,织就红云漫天的芳颂交响。

芳盘如面庞。一花耸立,眼目乍亮,万花铺展,向日倾心。盗火者将火焰留给人间,芳就是这遍地火种——太阳辉映下的众生。这众多峥嵘昂扬的芳头,幻化而为众生的脸庞,凝聚而成现代国人的世纪群像。

从“远望”到“致芳园”,从“东方芳”到“芳颂”,芳呈现出一代人的曲折身世和精神写照。芳的陈列向上升腾,融入火红的朝阳。这磅礴的进程,凝聚为一曲新时代的铿锵浩歌,如黄钟大吕般恢宏激越,荡气回肠。

(一)

那山丘里总有一种宿命和诗意的交糅。黎明与夜晚在那里过渡;远行与归途在那里过渡;古歌与新曲在那里过渡;渊默与喧嚣在那里过渡。“山川含万古,郁郁在樽前。”随着山丘的穿行,我们层览无尽,一道山丘,一道机缘;一片寥原,一片回想。所有的心中之事在上面点染,生命覆着一份被追赶的感觉。越过山丘,天与人的邀约,天与人的邂逅,超然的诗意总在远方。

远望必登高。登楼阙,则高城望断,夜晚如血,灯光如炽。登山壑,则群山延绵,扶摇直上白云间。眼睛的远览是胸襟的铺展,远望是心胸怀远的标配。

该文章转载于https://festmini.com/yabo_tiyu_jingji/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