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制造”的华丽转身

7日,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北京展览馆人潮涌动。从9月24日开始向公众开放的“伟大历程辉煌成就——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吸引了众多目光。刚刚在国庆庆典上“露过脸”的彩车也开进了成就展的现场。

在那段激情岁月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卡车完成全国60 以上机耕地的作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沦为我国农民心目中农业机械化的象征。

在北京展览馆门口的广场,“脱贫攻坚”等7辆彩车依次排列,观众纷纷与彩车合影留念。观众刘勇表示,自己今天一早带着老人来看成就展,没想到还有彩车,是意外之喜。“彩车的设计和制造都十分巧妙。”他说道,“展览馆展示的衣食住行的变动最让我印象深刻,我国科技和建造水平的大变动让人惊叹。”

走进展厅,一张张历史图片、一件件文献实物、一个个沙盘模型,将我国改革开放40年以来国家社会的变动展现在人们面前。颇具时代特色的手表、医护人员抗击“非典”的请战书、北京市台胞居住证首发纪念证书……6个主题展区,充满年代感的展品,将人们的思绪从现实引到回忆中去。

穿越时光隧道,观众看到的是世事变迁。上世纪70年代的海鸥相机,80年代脚踏式手表,曾经的稀罕物自行车、录音机,到今天的电视、冰箱、电动手表等等陈列在玻璃柜中,这些都是每个小家庭经历的变动。

40年间的变动,隐藏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中午11时左右,一场小型的走秀,让观众速览百姓服饰的变动:从戴墨镜、身穿喇叭裤、扛着一台收录机的新潮青年,到一身牛仔装、两手抱吉他的学院风,再到披一袭风衣、脚踏高跟鞋的职场女性……时装潮流更替,折射出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大步向前。

成就展上显示:1954年12月,贯通“世界屋脊”的康藏、青藏公路全线通车,结束了西藏没公路的历史。那时候,我国的建设工程和制造能力比之今天差距巨大,建造者们靠的是意志力和壮烈牺牲精神才换来这样的成果。为了建造康藏、青藏公路,筑路官兵壮烈牺牲人数众多,最终喊出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口号。

不过,要说道起让李帆真正稳下心神、扎根这里的“初心”,还要从爷爷说道起,从他小时候常听爷爷讲起的故事说道起。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06年7月,青藏铁路全线建成通车,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是世界铁路建设工程史上最具挑战性的工程之一。青藏铁路的通车结束了西藏不通火车的历史。2011年6月,京沪高铁开通运营,全长1318公里,这是世界上一次建成里程最长、标准最高的高速铁路。2017年9月,复兴号在京沪高铁上实现时速350公里商业运营。截至2019年6月底,京沪高铁共运送旅客10.3亿人次。

展览馆内,观众用手中的数码相机、智能手机将这些场景一一拍下。

(科技日报北京10月7日电)

我为祖国造铁牛。

6月20日,铸铁车间冲天炉炼出第一炉铁水。

在那个“没专门设备,但有万能工人”的艰苦岁月,李一川和他的伙伴们,终于迎来了我国自己制造的第一台卡车。

1958年7月20日,第一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卡车开出厂门

1996年冬天,已经病重的李一川,仍执意让儿子用轮椅推着自己,来到一动开工典礼的奠基石前,轻轻抚摸着石碑,喃喃地说道着:“我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农耕博物馆展品:主席批示

这份批示的背后,有段有趣的故事,故事中的重要人物叫安道平。一动退休干部安顺宗,对父亲的这段故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首先是一机部汽车工业管理局提名“铁牛”,经过讨论后,一动职工对该名称不甚满意。

在接下来的有一天,时任一动厂办副主任的安道平,去和洛阳市有关负责人商谈卡车名字的事情,正在他无果而返时,听到厂区内有人高唱陕北民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太阳升……

1948年,国家从苏联进口卡车,并在北安开办卡车手训练班,晋军第一个报名,并最终经过严格的考核,沦为新我国第一位女卡车手。

1959年11月,第一动拉机厂刚刚投产,就向北大荒运送了第一批13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卡车。

在专门举行的欢迎仪式上,晋军驾驶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卡车开在最前面,媒体记者定格了那个瞬间,照片随即红遍我国。

谈到当时的感受,晋军说道:“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有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卡车,再不用开‘联合国’了。”

从那时起,晋军就和我国一动结下不解之缘。1962年春天,她曾专程访问我国一动,“亲眼看到熟悉的发动机、后桥等零件从生产线上下来,上面有吊车,下面跑着小汽车,厂区那么大,走不到头,跟我50年代去苏联看过的汽车厂差不多,别提多高兴、多自豪了。”

一动建设工程初期,有一群硬汉子组成的装卸队,他们的事迹曾轰动全国,其中的代表曾赴京参加全国劳模大会,受到毛主席接见。刘福生的父亲刘得仓,就是这支装卸队的一员。

一动建厂初期,筹备组从开封调来200多人的装卸队,奉命先行来到荒无人烟的一动建设工程工地。

没装卸设施、没安全保护,只有不惜力气的吃苦精神。200斤的大麻袋扛在肩上,沿着晃悠悠的木板,从车厢上走下来,一不小心就会从踏板上连人带包摔下来。

盖厂房、垒围墙需要大量青砖块,从外地用火车运来后,就要靠装卸队员们用手一块块卸下来。手套磨破了,手磨破了,有什么工具既能多卸青砖,又省力,还避免把手磨破?装卸队长可应龙经过无数次尝试,终于制作出青砖卡子。一次可以卡五块青砖,加快卸货速度又不会磨破手。后来,青砖卡子在行业内被广泛推广,沦为卸青砖的专用工具。

这些很多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汉子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怕流血和流汗,就怕一动建设工程慢。

该文章转载于https://orionrobe.com/oujinsai_ticai_vip/467.html